必发88:2018-07-30 08:55:27区块链第一网红争夺战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7

  【猎云网(微信:)】7月30日报道

  7月13日下午,陈伟星在微博上编辑好最后一个字,点击发布。

  “由于近期行业争论已完全超越了行业规范化治理争辩范畴,也远远偏离了我争辩的初衷…… 我个人声明,暂时停止针对李笑来个人发表任何评论。”

  发完后他又端着手机看了会儿,过了5分钟,他又在评论里写,“都散了吧,咱没事玩点别的。”

  这场纠纷由陈伟星挑起,以正义之名,力求将币圈旧网红李笑来拉下马。但之后呢,陈伟星会成为下一个李笑来吗?

  在吃瓜群众意犹未尽时,本次公开对骂暂告一段落。

  2013年,李笑来成为了比特币首富。

  背后的契机是一次央视的采访,李笑来作为币圈资深玩家出镜,称自己的持有量达6位数,首位数是1。当时比特币价格已涨至1300美元一枚,换算下来,他的身价破1亿美元。

  李笑来必为此感到得意,毕竟此时他接触比特币不过两年,两年前一枚币的价格是6美元,他买了2100个,之后有抛有买,投入了不少身家。如果以7美元到1300美元计算,该数字货币的涨幅达到18500%,而此前因投资回报率高而引众人尽折腰的P2P平台,回报率高的也不过百分之十几。

  41岁了,李笑来想,这两年是踏对了潮头。

  这来钱的方式相当符合他的人生信条,李老师常提的一个概念叫“财务重力加速度”,即赚钱得快,不够快的话就会受到拖拽。就像把小石子投入空中,看着扔得很高,但不一会儿就会被重力拽到地面,唯一的出路是“快”,达到第二宇宙速度,逃出地球。

  对李笑来而言,逃出地球意味着财务自由,挣睡后收益。比特币首富的名头离他的理想还差点距离,紧接着他又创办了硬币资本。

  据自媒体链捕手统计,截止2018年4月份,硬币资本共投资了49个区块链行业相关的项目,其中有38个项目进行了Token发行。其投资项目的ICO比例约为84%(其中包括已经退币和完成Pre-sale尚未流入二级市场的项目),这个数字在业内算是相当高了。此外,项目的平均增长率21倍。

  除了投资人之外,李笑来的另一重身份是演说家。人们时常担忧他为空气币站台,这种忧虑并非源于站台本身,而是由此引发的粉丝买入卖出行为,这可能给李笑来操控币值的机会。若真有此事,李笑来变现赚到理想中的快钱,投资人们只能承担信任的后果。

  陈伟星挑起的骂战,以EOS刺入,又由于这种普遍性的担忧而在人群中越传越远。

  如果说李笑来的思想坐标是“挣快钱”,那陈伟星最近的种种表现,看起来似乎想“出快名”。

  今年年初,金沙江资本朱啸虎在朋友圈表示不必发88进各种区块链的三点钟群,他写道,“有些风口宁愿错过,有些钱宁愿不赚,否则晚节不保”。陈伟星反问,“这传统股权投资的割韭菜方法有比币圈高级吗?”

  之后他又吐槽同样涉足区块链的百合网联合创始人慕岩,称其“白皮书硬拉各种大佬站台”;做区块链媒体的赵何娟也没有被放过,陈伟星怼道,““现在的记者不专业,不懂法律”。

  单看个人经历,陈伟星和李笑来颇有几分相似。

  都是读书期间就开始筹谋赚钱,尝试过很多项目后获得成功。从时间线上看,2013年李笑来获得比特币首富的称号,也是在这一年快的获得阿里投资。接着,他们都在2016年左右办了投资机构。

  陈伟星创办的泛城资本战绩也不弱,投资的公司有51信用卡、亿方云、爱上租、九州量子、浅橙科技等,主要以股权投资的方式运作。其中,51信用卡近期已经上市。

  钱生钱,这名快的创始人凭借投资积累了不少的财富,他的投资触角开始伸向区块链。这次他选择靠直觉投资,据区块链媒体巴比特的一则快讯,陈伟星曾表示自己投资了币安、火币网、TRON、巴比特等一大批市值最高的区块链项目,项目总量有大几十家。

  区块链草莽时代,陈伟星有时候都不看白皮书,看人,币圈老人里一看人品好,全投。陈伟星的耿直也是出名的,他觉得自己和币安CEO赵长鹏、火币创始人李林完全称不上熟,直觉告诉他“他们都是伟大的企业家”,就投了。

  和早就在区块链领域声名鹊起的李笑来比起来,陈伟星入局得更晚。两者的收益来源也不同,李笑来主要依靠币值涨跌获利,陈伟星则靠“现金牛”公司输血。

  “打车链”是个转折点,决定再次进军打车产业后,陈伟星变成了爱怼人的耿直boy。专心做投资人时几个月也不见接受媒体报道,但近来却时常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,旷日持久地开始和李笑来的骂战。

  公众对陈伟星的担忧在于,他是否在炒作?究竟是真正心系行业还是(365zg.vip)为新项目做免费推广?推翻“旧势力”李笑来后,他的目标会是成为另一个币圈网红吗?

  在李笑来的叙述中,两人是今年4月9号反目的。

  那天发生了件圈内大事,雄岸基金成立了。“我也没有跟他有任何私人恩怨”,李笑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,“但从那天开始,他就在朋友圈里跟我反目,捏造各种事情诽谤我。

  公开的战斗在一个半月之后爆发,冲突的焦点在于EOS,擂台是微博。

  陈伟星在微博发布了EOS的募资材料,表示EOS众筹募资得到的钱归BlockOne公司所有,并且对于EOS未来的事情不负责任,将其称为BM骗局。过了两天,他又宣布了区块链透明计划,希望区块链行业可以实现“行业自治、社会监督”,一副要干到底的架势。

  

  EOS是李笑来投资的项目,陈伟星微博中提到的BlockOne就是李笑来的硬币资本。去年李老师在各类场合公开为其背书,甚至说,“就仅仅这一个项目,很可能会让我成为2017年全球最牛的天使投资人,因为这个项目成长太快了。”尽管后来他与EOS发生了一些不快的纠纷,但投资关系始终存在。

  对于陈伟星有关EOS的质疑,李笑来没有正面回应,他反手回击,攻的点是打车链。

  他并未直言打车链,只暗讽道:“买了个域名,shareos.io,没准哪天一高兴,我就基于EOS发个公链,叫共享链,共享汽车、共享房产、共享自行车、共享充电宝、共享啥啥啥,只要是共享经济,就可以上链。又没准,我已经开始干了?”

  如果说此前的讨论还集中在EOS和打车链上,这一时期双方的战争进一步升级了,战场聚焦到了李笑来的募资行为。陈伟星认为他将筹款挪作他用甚至用于赌博和洗钱,李笑来称都是诽谤。

  最开始,陈伟星斥责李笑来是骗子,比特币首富的称号完全虚构,还倒欠他人3万比特币。同时还称李在EOS项目中存在黑箱操作,甚至拿公开募集的比特币去区块链赌场Just-dice,在那里洗钱或输掉。

  (365zg.vip)

  几天后,他又在朋友圈发布长文,连举十一个示例,说明李笑来3万比特币负债的由来。还进一步透露道,李笑来其中一个Just-dice账号,甚至造就了比特币史上最大赌徒的名声。

  

  他最终表态自己唯一的兴趣就是让行业接受“募集资金合理使用与公开”的共识,如果李笑来认同这一共识,两人可以随时握手言和。原因是募集资金本质也是一种“债”,特别是公共发行的私募基金和代币,更是公共财富,要公开负责。

  面对咄咄逼人的攻势,李笑来用3个策略回应。第一是绝不承认,驳斥陈伟星的各项指控,并称对方不了解内情。第二是搬出法庭,发微博称已移交律师处理。第三是攻敌命门,指责陈伟星站台的XMX是空气币。

  

  这一阶段在6月8日至6月17日,总体看来,李笑来始终没有对“募集资金合理使用与公开”做出正面回答。陈伟星此前抛出假首富、涉赌话题,就是为了加重公众对资金不合理使用的担忧,同时对李笑来形成压力,但这似乎并未起到预期效果。

  7月4日凌晨,一段52分钟的谈话录音被曝光。录音中,李笑来把散户称之为“傻X”,还表示“傻x的共识也是共识”。

  天时地利,对方选手倒霉,陈伟星自然要发言。他提及两点,首先痛斥李笑来的骗子逻辑,做网红、圈粉丝再发一堆垃圾币高价销售给他们。其次提到雄岸基金,称李笑来加入是为与政府攀上关系,方便自己欺骗投资人。

  这说得太赤裸裸,李笑来怒了。他先表示辞去雄岸基金合伙人职务,又放出了一段陈伟星的录音,以牙还牙。录音里,陈伟星说道签过许多假合同,从银行拿了几亿美元。

  

  陈伟星当晚找出完整版录音,称李笑来的版本通过恶意剪辑歪曲事实,实际上当时他聊了美联储、美元银行、美国国税局和金融工程的问题,骂了一堆美国政治人物,讲述了区块链的价值。

  

  此后,陈伟星宣布休战。他在《每日经济新闻》的报道中讲过原因,“其实并不乐意去说他(李笑来),一开始都是行业的观点之争。我的初衷是关注行业的问题,然后呼吁治理。”

  回首双方这场PK,陈伟星主进攻,攻势如长矛,将全身力量汇聚于一点击出,声声逼问“募集资金合理使用与公开”这一命题。首富名头造假、痛斥骗子逻辑等,都为此目的服务。但他吹响号角的初心,仍是个谜。

  李笑来主守,守当用盾,他的回击点很广,反攻打车链、称移交律师处理、反咬XMX空气币,奇招尽出。但他守住了,始终没有回应陈伟星的疑问。

  一场鏖战,无人收获胜利。在公众眼中,整个区块链行业变得更加扑朔迷离,难以信任。


(365zg.vip) 必发88 必发88